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覃彪喜:与大学生同行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求职,从大一开始》

 
 
 

日志

 
 

胡言乱语——一些不太和谐的音符  

2009-08-20 03:02:00|  分类: 偶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中难免有些感慨,总有一种写下来的冲动,可是写出来不过寥寥几句,算不上一篇“博文”。索性专门拿这篇文章来保存平日那些支离破碎的感动、愤怒或者不屑,姑且就叫“胡言乱语”。此文将会不断更新,只是我也不知道它究竟会在什么时候被删除。

 

今天要开一张7万的发票出去,需要缴纳营业税3640元。朋友说替人民政府感谢我,我说,这点钱还不够人民政府的人吃一桌。果不其然,这点钱还不够人民公仆们喝两瓶酒呢——深圳市西乡交警中队队长在陪领导喝酒的时候,因喝大量洋酒轩尼诗而醉死。警队随后将其上报因公牺牲和烈士。当一个公务员被洋酒醉死也算因公牺牲,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公务员的公务除了吃吃喝喝,就没有别的了。

 

鉴于现在的孩子,男女性别比例大约是2:1,建议全国人大修改婚姻法,将一夫一妻制改为两夫一妻制,要不然下一代中国人将会有一半的男性沦为光棍,或者只能通过进口女性来解决。到时候,中国的贸易顺差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巨大的外汇储备也不怕没有用武之地了。

 

阵容空前豪华的《建国大业》成为了近期的大热门。依我看来,这部电影改名为“建朝大业”应该更贴切一些。所谓“建国”,不过是庄子所说的“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总是有人脱口而出“伟大祖国60岁生日”,我不禁想问:60年前的中国是谁的祖国?我的祖国已有5千年!要过60岁生日的不是文化和道德意义上的祖国,而是政治意义上的国家政权。

 

9月4日,国家邮政局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国家交通运输部2009年第12号令公布的《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自2009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按照《办法》要求,中国目前80%的民营快递企业的注册资金还未达到可从事快递企业注册资金的最低限制。此外规定同城快递50克以下和异地快递100克以下将均属于邮政专营范围。看到这则新闻,联想到石油、煤炭等多个行业领域的“国进民退”,我进一步坚信教科书上的一句真理:法律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

 

这段时间在为一个名字感到深深的悲哀:托马斯·潘恩。200多年前潘恩的小册子《常识》如今读来依然让人振聋发聩。这个伟大的思想家以世界公民自居,将毕生的才华奉献给了英、美、法三国的革命,可是,因为他不是一个圆熟的政客,不知道谋略、心计、城府为何物,所以,这位美国(United States)的取名人,这位《人权宣言》的起草者,虽然受到过众星捧月般的爱戴,虽然几度在政界身居高位,最后却被英、美、法三个国家同时抛弃,非常凄惨地死去,遗骸至今都下落不明。富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思想家、革命家参与政治的下场基本上都是悲惨的,潘恩如此,陈独秀也是如此。思想家注定只能是政治家的工具。工具的价值是有期限的,当潘恩这个工具失去了使用价值,美国之父华盛顿也就可以对他忘恩负义见死不救了。

 

如果我是马英9,我现在就宣布与大陆统一,服从北京中yang政府的统治。同时,允许GC党平等地与国min党、民jin党等政党参与台湾特别行政区的各级选举,允许中yang政府(注意,是中yang政府,而不是党zhong央)派驻军队。不过,前提是:全国,而不只是台湾省,实行民主选举,国min党可以与GC党平起平坐地参与中yang政府的选举。口号就是:“要统一,不要分裂;要和平,不要战争;要民主,不要独裁。”

 

跟政府部门的朋友聊天,心里不禁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假如政府可以投标,那将会是怎样?深圳一年2800亿的财政收入,2000亿直接上缴中央,剩下的800亿作为地方财政来开销。这800个亿分到朋友他们单位的好像是8000万,某区某局。去年到了年底的时候,愣是只花了7000万,还剩下1000万没花完。怎么办呢?不能私分呀,也不能留到下一年啊。如果这一年的8000万还剩了1000万,那明年财政局就只给你7000万了。怎么办呢?想方设法赶在12月31日前把这些钱花光呀!其挥霍程度足以让当年那些爬雪山过草地的老红军们从坟墓里跳出来。假如政府可以投标,为公众提供同样多的公共服务,谁需要的财政开支最少就让谁中标,那该多好!可惜,这只能是笑谈呢。政府都能来投标,那人家当初何必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今年是建国60周年,弘扬主旋律的电视剧自然应运而生了。同样是弘扬主旋律,题材却是各异的。最火爆的题材当属“潜伏”了。我很少看电视,晚饭后偶尔陪家人看看而已。通过这有限的认知,我发现今年很多频道都在播放着关于解放(有人说是沦陷)前国共两党的特务互相渗透的电视剧。每当我看到电视中那些革命信念无比坚定的地下党员,心里不禁产生出这样的疑问来:他们1949年以后生活得好吗?能活到1976年吗?可能很多大学生都看过电视连续剧《亮剑》。看过这本小说的人就知道,电视剧只把故事讲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了。去看看小说《亮剑》的后半部分吧,看完以后就知道什么叫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前段时间看了王跃文的新书《苍黄》。书中的主人公李济运有一段精彩的言论:“我说树什么榜样都有道理,只有这廉洁榜样没道理。廉洁应是对公务员的最低要求,干部只要廉洁就应该树为榜样,那就是笑话了。好比说,普通公民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这也是最低要求。老百姓只要符合这个最低要求就要大力表彰,国家表彰得过来吗?从逻辑上讲,凡是没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公民,国家都应该表彰他们为守法公民。我说哪,我们对待干部,已经把最低要求当成最高要求了!”我总是不厌其烦地跟大学生强调“大学是用来读的,不是用来玩的”,何尝不是把对一个学生的最低要求当成最高要求了呢?

 

跟孩子的老师聊天,得知幼儿园那些三四岁的孩子就已经在接受爱国主义教育了,这让我着实感到悲哀。我们的教育告诉幼儿园的孩子要懂得爱国,等他们读大学了,成年了,再告诉他们不能随地吐痰、不要乱扔垃圾、不要毁坏公物。我们的教育还在试图培养“子民”,可事实上呢,很多人发现当“子民”很痛苦,索性就当了“刁民”。这个国度充满了“子民”与“刁民”,唯独没有“公民”。一个公民所应具备的权利意识和责任意识,是我们的教育所不屑于面对的。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写道:“由于民主政府的本质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的多数人绝对主权,一个多数群体必然会有权力去压制少数群体。正如有绝对权力的个体会滥用他的权力,有绝对权力的多数群体亦会如此。鉴于公民的平等状态,我们可以预见一种新的压迫形式会在民主国家中出现……人心中有一种对平等的恶癖,那些弱者会试图将强者扯到和他们一样低的位置上,从而使人爱好奴隶的平等甚于自由中的不平等。”托克维尔的分析鞭辟入里,可惜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在美国,而是出现在了一个有着红太阳的国家。在一个相当漫长的时期里,无论是知识精英还是财富精英,连做人的最起码的尊严都失去了,从而让那些文盲和穷光蛋获得了平等。

 

教育部要對44個漢字進行整容了,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好端端的一個“琴”字,非要把左上角的“王”的最下麵一橫改成一提。這不是吃飽了撐的是什麼呢?建國初期廢除繁體字,改為簡體字,當時是廢美觀性而取實用性。現在對漢字整容呢,又是只為了美觀性而不考慮實用性。文字是一種約定俗成的文化媒介,行政權力要介入其中必須萬分謹慎才行。可是,不幸的是,我們的官員拿著老百姓的血汗錢卻不想著為老百姓辦實事,就想著瞎折騰。與其想方設法去美化漢字,還不如去邊遠山區多修建幾所小學。按照行政法的精神,尤其是行政許可法的精神,你行政主體批准我一個行政相對人去做某件事,趕明兒你又告訴我不能這麼做了,那麼,我是可以把你告上法院的。以此類推,教育部昨天發給我們的教材上,“琴”字是這麼寫的,明天你讓我換個寫法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把教育部告上法庭呢?對於當年廢除繁體字,我一直耿耿於懷。那簡直就是對中國幾千年的祖宗進行了一次粗暴的強姦。好端端的一個“來”,非要寫成“来”,真不知道簡在了哪里,可是,它的象形意義完全失去了——“來”,本來是就是小麥的樣子。還有“馬”,多麼象形!可是,簡體以後,四不象了。同時,簡體字運動讓大陸的國人與世界上其他華人產生了一種文化上的“柏林牆”。為此,我這段文字採用繁體字,以示對教育部的強烈抗議。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