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覃彪喜:与大学生同行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求职,从大一开始》

 
 
 

日志

 
 

历史是用来反思的,政府是用来批评的  

2008-12-03 11:10:00|  分类: 偶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24日,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在其私人博客上发表了题为《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的博客文章。在文章中他透露,由于在上《古代汉语》课时批评政府被两名女大学生告密而遭到相关部门的调查。

 

这不禁让我联想起2005年的卢雪松事件。吉林艺术学院教师卢雪松因为与学生谈论《中国青年报》等媒体介绍过的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被学生告密,并被校方剥夺授课资格。我也有过类似的遭遇。2001年,我们班上一个同学以老党员的名义打印了一封匿名信交给校党委,说我是一个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危险人物,多次在课堂上散布反动言论,要求学校对我进行查处。

 

实在想不出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当言论自由这一天赋人权成为了全人类的共识,在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度,大学教师竟然以言获罪!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在北大法学院的课堂上,陈端洪老师谈到言论自由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和前提。”而我们的言论自由在哪里?历史是用来反思的,不反思历史就会重演历史的悲剧;政府是用来批评的,政府不被批评就难以更好地为纳税人服务。而我们的处境是什么呢?历史不允许反思,政府不接受批评。

 

因为老师的言论而以“反革命”的罪名去公安局告密的学生,纯粹已经沦为了一个可耻可悲可笑的工具。为什么说是工具呢?因为他已经没有独立的人格了,被体制化了,沦为了体制的工具和牺牲品。我在《读大学,究竟读什么》一书的开篇处就强调了这么一个观点:一个经过思考而坚持错误观点的人比一个不假思索而接受错误观点的人更值得肯定。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身边有太多的人习惯于背政治教材,可我一质疑,他们就无言以对了。在他们看来,教材上的观点都是不证自明的。

 

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了。前两天看到这个学生告发老师的新闻,忍不住来发几句牢骚。不知道我在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真正的言论自由。就算没有,能够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自由也就无比欣慰了。不要让我几十年后在闭眼之前跟儿子说:家祭无忘告乃翁。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