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覃彪喜:与大学生同行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求职,从大一开始》

 
 
 

日志

 
 

为何“宁要都市一张床,不要西部一套房”?  

2007-01-18 09:31:00|  分类: 与大学生同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年冬,大四的我第一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应届毕业生双选会。在招聘会上,一个非常深刻印象是:只要是北京、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用人单位,不管其名气是多么微不足道,不管是在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还是在东莞、苏州等二线城市,绝对受到应聘者热烈的追捧。有一家东莞的名不见经传的电子公司被围得水泄不通,而作为大型国有企业的兰州铝厂却门可罗雀。“宁在都市守仓库,也不愿意去西部”,可谓是人才市场上鲜明的写照。

近年来,大学生求职时扎堆大城市的趋势似乎愈演愈烈,整间宿舍、整个班级的同学倾巢出动进军深圳的现象我已屡见不鲜。我曾面试过的一个毕业生告诉我,他们虽然距离毕业离校还有几个月,但几乎整个班级的同学都来了深圳或者广州,如果毕业前还不能在这里找到工作,再考虑去中小城市就业。

虽然媒体时常报道大学生去落后地区、艰苦地区就业的比例又上升了几个百分点,但是,这与其说是大学生转变就业观念的证明,不如说是大学扩招过快的必然结果。当大学毕业生增长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大中城市对人才的消化能力,势必导致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无法在理想的地域实现就业而选择去小城市甚至边远山区。这种退而求其次的心态跟大学生就业观念的转变似乎扯不上什么关系。

中国人才热线发布的2006年首份大学生求职调查显示,近七成大学生选择在大城市工作。此次调查数据来源于在全国收集的5000份问卷,结果显示,23%的学生将深圳作为就业首选城市;其次是上海,占20%;选择在北京和广州就业的受访者各有13%

《南方周末》曾刊发过一个名为“毕业了,我们的工作在哪里”的专题,文中也重点谈到了大学生就业时“宁要都市一张床,不要西部一套房”的问题。中央民族大学就业中心一位负责人介绍,去年73%的毕业生都是留在北京工作,就业去向太集中于北京了,“像我们学校的学生,要是到其他地方,即使是省会城市都是很好找工作的,但他们就是不愿意去。”北京林业大学招生就业处副处长王立平也介绍,80%的毕业生选择留在北京,“学校很多涉及林业技术的专业在基层林场用得上”,可去基层林场的毕业生几乎没有,“去了也养不住”。

大学生如此密集地扎堆于大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我觉得大致有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客观方面,大城市的基础设施、经济水平、创业环境都要优越一些,薪酬水平也往往高于中小城市。人都有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在一好一坏之中进行选择时,固然会优先考虑前者。这是再合乎情理不过的事情,就像是某人在两个条件大致相当的女孩子当中选择更为漂亮的那个做女朋友一样,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一些所谓的专家因为大学生不愿意去艰苦地区就业而惊呼当代大学生好逸恶劳、没有吃苦意识,这显然是一项莫须有的罪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同阶层、不同地域之间贫富差距的日益悬殊,才是大学生优先考虑在大城市就业的根本原因。济南市人事局日前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由于经费紧张,一般乡镇正式工作人员的工资第一年每月200元,第二年、第三年每月300元,第四年600元~800元。在高等教育成本“跨越式增长”的同时,一个接受这种薪资标准的大学生需要多少年才能挣回自己念大学的学费?

二、主观方面,不少大学生在潜意识中存在一种对大城市的迷信心理,将大城市的优势过度放大,而对其缺点却认识不足。按照《南方周末》的说法,“在这些外地找工大学生的意识中,京沪穗深这样的大都市,总是意味着机会、高薪和前途。以往他们的师兄师姐们以就业经验和日常信息,影响着他们产生一颗颗‘都市心’。

在这种迷信心理的作用下,很多大学生觉得去中小城市发展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不仅在同学面前相形见绌,还会在家人面前无地自容。为了拯救自己最后的尊严,他们总会想方设法在大城市里寻求立身之地。

三、虽然国家对大学生去西部或基层就业提供了一系列优惠政策,但是,这些政策即使都得到了有效的贯彻执行,也并不能消除真正阻碍大学生去基层就业的主要障碍。对于大学生坚定的“都市心”而言,这些政策无异于扬汤止沸。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05年印发的《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的意见》规定:“对毕业后自愿到艰苦地区和艰苦行业工作,且服务达到一定年限的学生,其在校期间的国家助学贷款本息由国家代为偿还。”这看上去确实是一条很有诱惑力的优惠政策,但是,对于偿还助学贷款的能力缺乏信心的大学生能有多少呢?大学生的助学贷款一般不超过三四万元,而这不过是发达地区和艰苦地区两三年下来的收入差罢了。大学生并不傻,这笔帐谁都算得清。

《意见》还规定实行面向基层就业的定向招生制度,“面向中西部地区生源实行定向招生,毕业后到中西部地区基层和艰苦行业就业。要严格招生管理,严格执行定向招生协议,保证招生工作公平公正,保证这部分学生完成学业后到协议单位服务。”如果说前面关于助学贷款的政策是软性的“利诱”,这条规定则是硬性的“威逼”。对于那些有家庭背景、能够暗箱操作的学生来说,“定向”不过是早早地确定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可是,其余的定向生不过是为了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早早地放弃毕业后择业的无限可能。这种政策性的安排固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落后地区的人才需求,可是,它是不是人性化的?能不能为人才提供多元化的发展空间?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政府积极引导更多的大学生去西部或基层就业,其必要性不言自明,其决心之大一目了然。但是,政府的动机不应该只是单纯地缓解大学生就业方面的社会压力,而应该通过一些政策性、制度性的努力,尽可能让每一个大学生获得适合自己的发展空间。导致大学生求职时扎堆大城市的根本原因是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而这种不平衡在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改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就业指导部门必定无所作为。引导大学生合理地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进而基于自己的生涯设计来选择求职的地域,这比任何急功近利的政策都要有效得多。

四、一些中小城市的用人单位虽然对毕业生允诺了相当好的待遇条件,但是,不少大学生对此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我原来两个同届的校友签约到湖南衡阳某矿务局,该单位对其工作环境、居住条件等方面都做了信誓旦旦的保证,可是,我这两个校友去了以后却惊呼上当,当初签约时所允诺的各种条件都成为了空头支票。过了一段时间,两人只好辞职去了广州。

还有一些基层的事业单位或国有企业时常去高校虚晃一枪。招聘计划固然是有的,可真正要招聘的人早就内定了,来高校参加双选会不过是走过场,让内定的关系户获得了光明正大的入职理由,就像是洗钱者把黑钱洗成白钱。我就曾有几个朋友成为了这种“潜规则”的受害者。

路上行人口似碑。类似的事例在大学生当中一传播,对基层或西部地区用人单位的警惕情绪便渐渐蔓延开来。假作真时真亦假,即便一些求贤若渴的企业确实想筑巢引凤,往往也会因为地域的标签而丧失其在人才市场上的号召力。

此外,子女教育问题、复杂的关系网、专业无用武之地等因素也让不少大学生对西部和基层望而却步。

(最近准备写一系列关于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和求职方面的文章,随后会在此陆续登出。如果大家有这方面的问题,不妨一起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