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覃彪喜:与大学生同行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求职,从大一开始》

 
 
 

日志

 
 

从“大学生必读书”谈起  

2006-11-25 02:18:00|  分类: 偶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续已有不少人要求我开具一份“大学生必读书”的清单。然而,我对于这样的书目向来是不以为然的。据说中山大学曾有一个协会推选了若干本“大学生必读书”,拙著《读大学,究竟读什么》也忝列其中。获悉此事的时候,我不过一笑置之。如果我这本书真是读大学期间必读的,那我当年的大学生活岂不是因为没有这本书而大打折扣?

每个人有每个人读书的标准,我没有权利,也没有必要去干预他人对于书的取舍。就拿我来说吧。我从来不按照任何人开具的书目去读书,买书的时候也没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只要是我觉得喜欢的,不管是政治、经济、法律、哲学、文艺等任一领域,我都会买来一读。非常惭愧,我至今没有看完《三国演义》。是不是这本书不值得读?不是。是因为我不喜欢。我宁愿多读几次《红楼梦》,也不愿意去读一次《三国演义》。我比较喜欢陈独秀、鲁迅、胡适、李泽厚、余杰等人的书,但是,他们的书并不适合每个人都去读。前不久回母校的时候买了本卢梭的《社会契约论》,随后在武汉买了本《陈寅恪和他的同时代人》,随后又买了杨绛的《我们仨》、黄仁宇的《大历史观不会萎缩》等书。这些书恐怕大多数大学生都没有兴趣去读的。

再说了,同一本书在不同的人看来,价值是不一样的。王跃文老师的《国画》一书我是坐在图书馆的自习室里用了整整三天认真看完的。那绝对是对我影响最深的书之一,可惜,现在已成禁书了。通过那部小说,我看到了一次又一次人格的扭曲与裂变,看到了人性中最善良与最邪恶的两极正面交锋,看到了个人在国家机器乃至整个潜规则面前的渺小与伟大。如果说陈独秀让我下定决心永不加入任何政党、不代表任何派别,那么,《国画》则让我最后下定决心永不涉足政界。可是,同样是这本书,很多人却把它当成了进入官场之前的培训教材,通过这本书学会了如何逢迎、如何倾轧、如果勾心斗角、如果结党营私。

这两个方面的原因足以让我对所有的“必读书”保持警惕,也让我没有丝毫的兴趣为大家开具这样一份书单。对于那些迫切希望我能那么做的同学,我只能说一声:抱歉。

不过,虽说“众口难调”,每个人对于书的旨趣大相径庭,但是,我觉得我自己对于书的一些原则还是可以谈谈的,多少有些普遍性的借鉴价值,至少也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第一,除了教材,我原则上不看“编著”的书。编写的书一般都是东拼西凑而成,从头看到尾往往只会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现在很多书商找些职业写手通过“剪刀加浆糊”的方式批量生产图书,他们把心思都花在了图书的封面、书名、版式等方面,对于书稿的内容却并不关心。于是乎,如今市场上一半以上的书就只有两个功能了:浪费纸张与森林资源,浪费读者的金钱与时间。

第二,我向来对畅销书保持足够的警惕。畅销书未必是好书,就算是好书,也未必是适合自己的书。一本书畅销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因为迎合了市场需求中低俗的一面(如《天亮说分手》),可能是因为营销力度足够大(比如紧随央视节目的《品三国》),甚至可能纯粹是因为有一个“好”的书名(比如《细节决定成败》、《没有任何借口》)。《狼图腾》曾盛极一时,可是买回家以后真正看完的恐怕不多;《方与圆》更是畅销了很多年,而书中那些东西我实在没有发现有多少价值。所以,我虽然不至于所有的畅销书都坚决不买,但坚决不冲着某本书正在畅销而慷慨解囊。

第三,对跟风的图书嗤之以鼻。现在出版界一个非常不好的风气就是刻意模仿。《水煮三国》之后冒出了很多诸如《麻辣三国》、《水煮水浒》之类的图书,《把信寄给加西亚》之后出现了一连串的“加西亚”,《天亮说分手》之后更是出现了《天亮不分手》、《天不亮就分手》之类的文字垃圾。据说《读大学,究竟读什么》畅销以来,市场上陆续出现了《读大学,到底读什么》之类的书,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第四,不轻易向“读图时代”妥协。现在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传统的纸质阅读转化为网络阅读、电子阅读,传统的文字阅读转化为图片阅读。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已经逐渐习惯了在网上读书,这个问题我们不妨通过评论、留言探讨一下。至于图片阅读,虽然更加轻松,但我是不太喜欢的。那种穿插了大量插图的图书,最典型的是那种旅游、娱乐、休闲类的图书,我并不感兴趣。

第五,对于书,应该尽量“博爱”,不要局限于只读某一类型的书,也不要局限于只读某一些作者的书。任何一本书,只要不与以上各原则相悖,而且我确实喜欢,我就会买来一读,不管它是小说、散文还是杂谈,不管它关乎政治、经济还是法律,也不管它的作者是大师泰斗还是无名小卒。

此外,我对于书有一些癖好,只能随便说说,不值得宣扬了。比如,人家说“书非借不能读也”,而我喜欢的书我会尽可能买回来,买不到的情况下才考虑借来读。处女座的人多少有些洁癖,这一点我对于书尤为明显。我看书之前总要把手洗干净,如果书被别人弄脏了,我宁愿另外买一本回来。

不知不觉又快凌晨三点了。打住。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