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覃彪喜:与大学生同行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求职,从大一开始》

 
 
 

日志

 
 

“草根大学生”如何读大学?  

2006-11-16 15:10:00|  分类: 与大学生同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续有人在这里留言或者通过邮件说我只去名牌大学、重点大学做讲座。我想,这是一个莫大的误会。我既然在书中专门用一个专题来阐述“专业无冷热,学校无高低”,做讲座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偏爱名牌大学?事实上,我除了去过复旦、浙大、武大、华中科大、西安交大等知名高校,还去过很多并不知名的高校,甚至一些民办高校。我去什么学校做讲座并不取决于这所学校的名气,也不取决于他们能给我多少费用,而是取决于他们邀请我的诚意,以及我在时间安排上的可能性。前段时间本来有机会去天大、南开、北师大等高校,可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没有去成。此次到郑州做讲座,没有一所名校,却欣然前往。

 

其实,一直以来,我对“草根大学”学生的关注远远超出了对名牌高校学生的关注。虽然我的母校是一所全国十几名的重点大学,虽然我同样乐于给武大、浙大这种名牌大学的学生以帮助,但是,那些不知名的“草根大学”的学生作为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更能让我牢记当年《南方周末》的一句话: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所谓“草根大学”,指的是那些名气很小、实力有限、生源较差的大学,尤其是指那些位于经济落后、信息闭塞地区的不知名大学。这些学校的学生大致分为三类:高考分数较高却被调剂过去的,成绩较好却高考发挥失常而委曲求全的,高中学习成绩本来就不算很好的。

 

一般来说,“草根大学生”面临着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学校硬件的落后,比如图书馆藏书太少、太旧,实验室的设备太少、太差;

2.教学质量较差,老师中南郭先生较多,堪称大师的老师几乎没有;

3.身边的大部分同学进取心有限,学习风气一般,人才是有,但突出的人才不多;

4.信息比较闭塞,缺乏与社会前沿、学术前沿的互动与交流,讲座的数量与质量都很有限;

5.毕业招聘会上,来学校要人的单位较少,著名企业更是凤毛麟角。

 

怎么解决这5个问题?如何打破这几个方面的束缚?这是让每一个“草根大学生”都无法逃避的问题,也是决定着“草根大学生”能否在毕业以后与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叫板的关键所在。

 

第一,关于学校硬件。其实,中国几乎所有大学图书馆的有效藏书量都很有限。为什么要强调“有效藏书量”呢?因为图书馆里相当大一部分藏书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垃圾。一方面是因为很多图书馆的采购人员并不懂得如何判断书的优劣,他们关心更多的是采购哪些品种的书能够得到更多的回扣,所以,很多“剪刀加浆糊”、东拼西凑而成的书堂而皇之地进入了神圣的图书馆。另一方面,很多图书馆为了盲目扩充藏书“量”,将很多早已过期的旧书(我并不是说旧书一定不好)用来凑数,导致图书馆看上去有很多书,其实值得一读的书非常有限。想想那些重点大学的图书馆也不过如此,身处草根大学的学生们应该舒心了不少吧?

 

为了弥补图书馆有效藏书量的不足,最为重要的一个途径是:多买一些有价值而图书馆没有的书。如果当地的购书条件不好,可以偶尔去别的城市买书,也可以在网上买书。同时,多跟同学交换书来看、去社会公共图书馆借书等途径可以作为补充。这样一来,草根大学在图书馆方面的劣势就基本上可以弥补了。

 

至于理工科学生关心的实验室设备,要弥补起来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不妨尽量用足学校有限的设备资源,同时通过去一些企业实习、兼职的机会接触企业界正在使用的前沿设备。至于其余方面的一些硬件设施就不用理会了。比如中国人民大学一栋三层楼的食堂安装了价格不菲的观光电梯,我实在不觉得那对于学生的学习有什么帮助。草根大学就算这些硬件比不上财大气粗的知名高校,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当年的西南联合大学条件那么艰苦,还不是培养了好几个诺贝尔奖得主?

 

第二,关于教师水平。虽然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名牌高校都充斥着大量不学无术的学术投机分子,但有一点是必须要承认的:草根大学的教师水平在整体上要明显逊色于名牌大学。我曾经在母校聆听过法学的课程,也去另外几所高校听过,而当我到北大法学院听课时,那种感觉显然不一样了。同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比如刑法中的无过当防卫,到了北大法学院的老师那里,就可以给你分析出很多新鲜的内容来。

 

在这里强调这样一种差距,倒不是为了打击草根大学生的信心。差距需要正视,差距同样可以缩小甚至消除。对于草根大学的学生来说,自主性学习尤为重要。因为,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如果习惯于被灌输,他仍然能够被灌输进不少有用的知识,而一个草根大学的学生如果也习惯于被灌输,那么,来给他灌输的老师很可能压根儿就拿不出可以灌输给别人的东西。

 

有了自主性学习的思维之后,自然就不难判断出哪些老师有真才实学、哪些老师不过是个草包了。对于前者,一定要懂得珍惜;对于后者,《读大学,究竟读什么》书中有句话就可以派上用场了——不逃课的学生不是好学生。

 

如果有条件,可以考虑去别的学校混班。比如,海淀走读大学是一所标准的草根大学,学校的师资肯定远远比不上近在咫尺的北大、清华、北航、人大,海淀走读大学的学生去这些名校听课的机会就很多。又比如我比较熟悉的长沙,夹在中南大学和湖南大学之间的计算机高等专科学校算得上是草根大学,该校的学生去附近的两所重点大学听课就未尝不可。(听说计专已经并入湖大了。)

 

然而,对于更多的草根大学生来说,这种办法似乎不太现实。一个常德师范学院的学生总不至于动辄跑到长沙甚至北京去听课。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多看一些外校著名老师编写的教材、专著、论文便是首选的——而且是最主要的——途径了。

 

第三,关于学习氛围。环境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固然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也就不会有孟母三迁的故事了。可是,对于一个已经成年的大学生来说,应该具备了选择环境甚至改变环境的能力。所谓选择环境,比如宿舍同学沉迷网络游戏,开口魔兽闭口传奇,自己不妨少在宿舍逗留,白天基本上在图书馆、教学楼等地逗留。所谓改变环境,比如宿舍同学都没有练习口语的勇气,不妨提议、说服大家每天用一段时间在宿舍用英语交流。

 

其实,就学习氛围来说,草根大学未必逊色于重点大学。我去过不少草根大学做讲座,发现那些学校的学生听讲座的时候不但热情很高,而且每个人都会很认真地记笔记。像曲阜师范大学之类的草根大学,是全国闻名的考研基地。姑且不论高校沦为考研基地是否可悲,至少应该肯定,这些学校的学风应该是不错的。虽然很多学生未必会认真读书,但是,在这些学校的图书馆、自习室,学习的风气肯定很浓。

 

但是,草根大学可能面临另外一个问题:学风固然是好,但是自主性、批判性的学习方式缺席。换句话说,这些学校那些认真读书的同学当中,可能很大一部分人是按照读高中的模式读大学,没有有意识地锻炼自己创造性、批判性的思维能力。这一点是必须认识到的,希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第四,关于信息环境。草根大学的信息开放程度肯定不如重点大学,位于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高校就更是如此。接触不到前沿的学术、经济信息,一些重量级的学术、企业界人士也鲜有光临。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通过纸纸媒体和网络媒体让自己尽量多地获取信息,而不要守株待兔。信息不会主动来找你,所以必须要保持主动的姿态。如果寒暑假有条件,可以来广东等沿海省市实习,让自己对经济前沿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如果有条件去别的高校听一些有份量的讲座,不妨舍得在路上多花点时间。如果你是学生社团的负责人,或者你在团委之类的机构有熟识的老师,更可以主动联系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人士来学校做讲座。

 

第五,关于就业机会。在大部分同学看来,这是最为根本的一个问题。确实,读书是为了就业,一个更好的读书环境归根结底是为了自己有更好的职业发展空间。

 

客观地说,不同高校给学生提供的就业环境是不一样的,重点大学和草根大学不一样,重点大学和重点大学之间也不一样。就拿我的母校来说,学生如果要进入有色金属、地质、采矿、材料、医疗卫生、铁路交通等系统,机会就比较多,而如果要进入政法、物流等行业,机会可能就要少得多。就拿电池行业来说吧。位于深圳龙岗的比亚迪和比克是两家堪称世界级的电池企业,他们每次招收应届毕业生的时候都是直奔我的母校,在他们看来,中南大学的毕业生比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吃香多了。

 

意识到不同高校在就业方面的区别之后,草根大学的学生一方面不要盲目悲观,要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学校在就业方面一些特有的资源,另一方面,要善于利用、敢于利用其余院校的资源。如果你想当老师,可是你的学校并不是师范院校,求职的时候不妨去附近的某所师范大学;如果你是师范大学的学生,可是你想从事农业经济方面的工作,不妨考虑带上简历去某所农业大学。

 

当年我应届毕业的时候参加过学校举办的招聘会,在会场中发现很多人并不是我们学校的,有些来自湖南大学、湖南师大等附近的高校,也有一些来自株洲、湘潭、常德等地的草根大学。有一些用人单位可能会对他们存在先入为主的排斥心理,但是,确实有不少外校学生在我们学校的招聘会上找到了工作。

 

其实,学校举办的招聘会都是规模很小的,用人单位并不多,实力也参差不齐。绝大多数的用人单位并不会派人去高校招生。所以,大家不妨在求职的时候走出校园,一方面留意某些公司在网上发布的应届毕业生招聘通知,另一方面直接在招聘网站投递简历,同时,还可以到深圳、广州等地的人才市场去投简历。在这些情况下,草根大学与重点大学的区别将会弱化很多。在人头攒动的深圳人才大市场,你来自草根大学还是重点大学,这在大部分用人单位眼中已经并不重要,至少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罗罗嗦嗦说了太多,而且没能一次性写完,给大家的阅读带来不少麻烦,非常抱歉。如果大家能够提供一些更好的思路,不妨明示,我会吸收一些合理的建议补充进来。先谢谢了!

 

附:此文被转载于《大学生》(2007年1、2月合刊,有删节)后,有读者给我来信,说我在文中列举了不少自己读书时的经历来谈草根大学生读大学的方法,这是不是说我的母校中南大学是草根大学?我想有必要在此做个解释:中南大学固然不是草根大学,我之所以几次谈到自己当年读书的经历,只是想说明某些行为——比如去别的学校听课之类——的可行性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